<kbd id='FwmvwmSEL'></kbd><address id='FwmvwmSEL'><style id='FwmvwmSEL'></style></address><button id='FwmvwmSEL'></button>

              <kbd id='FwmvwmSEL'></kbd><address id='FwmvwmSEL'><style id='FwmvwmSEL'></style></address><button id='FwmvwmSEL'></button>

                      <kbd id='FwmvwmSEL'></kbd><address id='FwmvwmSEL'><style id='FwmvwmSEL'></style></address><button id='FwmvwmSEL'></button>

                              <kbd id='FwmvwmSEL'></kbd><address id='FwmvwmSEL'><style id='FwmvwmSEL'></style></address><button id='FwmvwmSEL'></button>

                                      <kbd id='FwmvwmSEL'></kbd><address id='FwmvwmSEL'><style id='FwmvwmSEL'></style></address><button id='FwmvwmSEL'></button>

                                              <kbd id='FwmvwmSEL'></kbd><address id='FwmvwmSEL'><style id='FwmvwmSEL'></style></address><button id='FwmvwmSEL'></button>

                                                      <kbd id='FwmvwmSEL'></kbd><address id='FwmvwmSEL'><style id='FwmvwmSEL'></style></address><button id='FwmvwmSEL'></button>

                                                              <kbd id='FwmvwmSEL'></kbd><address id='FwmvwmSEL'><style id='FwmvwmSEL'></style></address><button id='FwmvwmSEL'></button>

                                                                      <kbd id='FwmvwmSEL'></kbd><address id='FwmvwmSEL'><style id='FwmvwmSEL'></style></address><button id='FwmvwmSEL'></button>

                                                                              <kbd id='FwmvwmSEL'></kbd><address id='FwmvwmSEL'><style id='FwmvwmSEL'></style></address><button id='FwmvwmSEL'></button>

                                                                                      <kbd id='FwmvwmSEL'></kbd><address id='FwmvwmSEL'><style id='FwmvwmSEL'></style></address><button id='FwmvwmSEL'></button>

                                                                                              <kbd id='FwmvwmSEL'></kbd><address id='FwmvwmSEL'><style id='FwmvwmSEL'></style></address><button id='FwmvwmSEL'></button>

                                                                                                      <kbd id='FwmvwmSEL'></kbd><address id='FwmvwmSEL'><style id='FwmvwmSEL'></style></address><button id='FwmvwmSEL'></button>

                                                                                                              <kbd id='FwmvwmSEL'></kbd><address id='FwmvwmSEL'><style id='FwmvwmSEL'></style></address><button id='FwmvwmSEL'></button>

                                                                                                                      <kbd id='FwmvwmSEL'></kbd><address id='FwmvwmSEL'><style id='FwmvwmSEL'></style></address><button id='FwmvwmSEL'></button>

                                                                                                                              <kbd id='FwmvwmSEL'></kbd><address id='FwmvwmSEL'><style id='FwmvwmSEL'></style></address><button id='FwmvwmSEL'></button>

                                                                                                                                      <kbd id='FwmvwmSEL'></kbd><address id='FwmvwmSEL'><style id='FwmvwmSEL'></style></address><button id='FwmvwmSEL'></button>

                                                                                                                                              <kbd id='FwmvwmSEL'></kbd><address id='FwmvwmSEL'><style id='FwmvwmSEL'></style></address><button id='FwmvwmSEL'></button>

                                                                                                                                                      <kbd id='FwmvwmSEL'></kbd><address id='FwmvwmSEL'><style id='FwmvwmSEL'></style></address><button id='FwmvwmSEL'></button>

                                                                                                                                                              <kbd id='FwmvwmSEL'></kbd><address id='FwmvwmSEL'><style id='FwmvwmSEL'></style></address><button id='FwmvwmSEL'></button>

                                                                                                                                                                      <kbd id='FwmvwmSEL'></kbd><address id='FwmvwmSEL'><style id='FwmvwmSEL'></style></address><button id='FwmvwmSEL'></button>

                                                                                                                                                                          博彩讨论:跨过高考这道门槛:有多少人愿意租房“自立门户”?

                                                                                                                                                                          2019年06月05日 08:50 来源:北京市榉木新闻站
                                                                                                                                                                             留给高三毕业班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又有一大批学子即将迈入大学校园。与紧张艰苦的高中生活不同,自由轻松的大学生活,带给学生另一种生活的可能。

                                                                                                                                                                            事实上,已经有越来越多的大学生在校外租房的边缘试探,爱情、自由、考研、不习惯住宿舍,甚至方便打游戏和养萌宠,都成为他们“自立门户”的理由。

                                                                                                                                                                            从2004年至今,教育部先后下发了三个相互矛盾的红头文件,2004年6月发文“禁止大学生在外租房”,2005年7月下发了“不再禁止”的文件,2007年7月又发文“禁租”。但来自中介机构的数据显示,大学生校外租房的比例仍在逐渐增加。

                                                                                                                                                                            为此,90度聚焦多位选择校外租房的大学生,探寻他们真实的心路历程。

                                                                                                                                                                            1

                                                                                                                                                                            小云 地点:天津

                                                                                                                                                                            理由:睡觉容不得半点声音

                                                                                                                                                                            对于神经衰弱的小云来说,热闹的宿舍生活成了灾难。

                                                                                                                                                                            只要室友稍微有点声音就会醒,而且会隔很久很久才能睡着。比如开门关门,摸乳液放瓶子的声音,推拉门声音,卫生间冲水声音等等。小云知道,室友已经在尽力照顾自己,不发出声音了,但是一次次失眠与惊醒,让小云对自己敏感的神经也无能为力。

                                                                                                                                                                            有一天小云由于社团活动,中午太忙没来得及午休,于是准备下午在宿舍休息,本来是正常的活动时间,其他寝室都还在吵闹。

                                                                                                                                                                            半梦半醒时,突然听到寝室长低声说了句,小云好像睡着了。

                                                                                                                                                                            一瞬间,谈话声没了,说笑声没了,视频声没了,游戏声也没了,安静得小云可以听见不知道哪位室友含在嘴里的一口饭的轻轻下咽声。

                                                                                                                                                                            那个下午,小云开始认真考虑搬出去住。搬家之后,独居的小云睡眠终于得到了改善,神经衰弱的症状也在逐步缓解。“虽然在外边租房,但平时在宿舍的时间还是比较多。我可舍不得宿舍里五个可爱的小姐姐。”

                                                                                                                                                                            2

                                                                                                                                                                            小梁 地点:武汉

                                                                                                                                                                            理由:延期毕业顺便考个研

                                                                                                                                                                            小梁是武汉(楼盘)一所高校土木专业的学生,如果顺利的话,小梁去年6月份应该已经拿到毕业证和学位证了,但由于高数重修未过,学分不够,小梁延期毕业了。

                                                                                                                                                                            考虑到父母对这事的承受能力,小梁不得不以留在学校考研为理由,在学校附近租了房,一边准备补考拿证,一边顺道考个研。

                                                                                                                                                                            作为租房经历中的“首秀”,小梁的评价是:彻底失败。

                                                                                                                                                                            无法顺利毕业的打击下,小梁直接在学校贴吧上找了个房东电话租了房。小梁租的这套三居室,客厅被隔成两间,厨房为一间,餐厅一间,加上三个卧室,一共入住了7户,共用一个卫生间。

                                                                                                                                                                            更惨的是,由于小梁房间的空调老旧,噪音极大,每次享用空调都会遭到隔壁考研同学的控诉。

                                                                                                                                                                            由于小区人员环境复杂,小梁甚至经历了被人下迷药,钱包电脑全部丢失的情况。

                                                                                                                                                                            后来,虽然研究生没能考上,但小梁再也不想过这种群居生活了,去年下半年,毕业证学位证到手,小梁便退了房回了老家。

                                                                                                                                                                            3

                                                                                                                                                                            小R 地点:北京

                                                                                                                                                                            理由:“同城异地恋”的苦你不懂

                                                                                                                                                                            小R回想起大三和女友一同租住在北京(楼盘)东五环的临铁老房子,旧时光马上浮现在眼前。

                                                                                                                                                                            小R与女友小晚是同乡,大二在一次朋友聚会中再次遇见,重逢后互相投缘,自然走在一起。无奈俩人同在北京却相距甚远,学校相隔70多公里,每次周末约会都是一件幸福又糟心的事情。

                                                                                                                                                                            到了大三,为赶快结束“同城异地恋”,二人的校外实习早就计划选择距离近的两家公司,与另一对情侣租一间两居室,分担房租,开启了热闹又浪漫的“同居生活”。

                                                                                                                                                                            四人关系融洽,大家经常在忙碌一天后,各自买好公司附近美食、一打啤酒,回家凑在一起聊工作、聊家常、聊理想,猫咪悠闲地摊在一旁,小R觉着这才是生活。

                                                                                                                                                                            可生活是个矛盾体,除了美好,还有恼人的现实。小R不仅一人承担所有家务,还负担着房租,加上吃、住、行,每月开销足足一万。起初小R觉得作为男人,愿意承受这“甜蜜负担”。

                                                                                                                                                                            可爱情不是一个人的付出,小晚不仅从不体谅他的辛苦,还申请了国外读研,密集开始了准备作品集、雅思、面试。而小R的计划是扎根北京,归路不同是横亘在二人间的现实问题,他们选择分开,收好出租屋的东西,退了租。

                                                                                                                                                                            小晚走的那天,小R盯着飞向伦敦的那架飞机,爱情也随着缥缈的云雾消散殆尽。

                                                                                                                                                                            4

                                                                                                                                                                            MONA 地点:哈尔滨

                                                                                                                                                                            理由:集体生活过不惯

                                                                                                                                                                            MONA是一个从小泡在父母溺爱中长大的孩子,可能因为可爱乖巧,自己从小到大的需求,家里人基本都会满足。

                                                                                                                                                                            其实MONA知道,这不是什么好事,至少她和同龄人相比,可以独自打理自己生活的能力并不强,所以去大学报道前,MONA每晚都会隐隐对大学的宿舍生活感到“害怕”。

                                                                                                                                                                            果不其然,报道的那天,MONA面对4人不到的15平上下床宿舍、晚上需要穿过黑黑长长走廊才能到的蹲式厕所、从宿舍走20分钟的才到的集体“澡堂”,彻底崩溃了。

                                                                                                                                                                            MONA的妈妈看出女儿的不适,可也知道女儿到了独立的年纪,该去面对生活的历练,父母帮助MONA简单安顿后火速离开了学校。MONA在经历父母的第一次“撒手”后,委屈地靠着床杆呆坐了一宿。

                                                                                                                                                                            第二天清晨,MONA父亲放心不下,在学校看到女儿的黑眼圈,听着女儿感冒沙哑的声音,他心疼不已,当天就为MONA在离学校步行不到10分钟的新公寓租了一套LOFT,租期两年。

                                                                                                                                                                            MONA开始了自己的独立小日子。起初一个女孩子住在两层小屋里,说不害怕是假的,可一想到回学校的条件,也就适应了这样的生活。

                                                                                                                                                                            为了不远离学校生活,MONA也会经常叫上几个要好同学在家里煮火锅,开party。

                                                                                                                                                                            可毕业那天,MONA看到一组组抱在一起的舍友,心中空落落的,便开始后悔“为什么当时不能坚持融入一下这样的生活呢?”

                                                                                                                                                                            5

                                                                                                                                                                            田田 地点:长沙

                                                                                                                                                                            理由:忍受不了宿舍没空调

                                                                                                                                                                            2010年9月,田田从上海(楼盘)奔赴长沙(楼盘)某大学报到,陪同田田一起的,是十几年如一日对她事无巨细照顾着的妈妈。

                                                                                                                                                                            客观来讲,这所学校的住宿条件并不算差,四人间,独立卫浴和阳台,干湿分离,一学年住宿费1200元,超国内大多数高校。不过,有一点是田田妈妈完全不能接受的——没有空调。

                                                                                                                                                                            长沙是长江沿岸的四大火炉之一,夏天闷热难耐,冬天刺骨寒凉,“孩子多受罪啊!”在简单安顿下来之后,田田妈妈开始物色学校周围的新房了。

                                                                                                                                                                            由于买房心切+真的不差钱,田田妈妈首次到访湘江沿岸某江景房项目,便全款购置了一套准现房。在简单的装修布置之后,大二那年冬天,田田彻底搬进新居。

                                                                                                                                                                            如今,田田已经远嫁美国,田田妈妈也再没有踏上长沙这片土地,不过这套房子,田田妈妈像遗忘了其存在一般,一直交于当地中介来打理。

                                                                                                                                                                            6

                                                                                                                                                                            阿亮和小荣 地点:烟台

                                                                                                                                                                            理由:肆意释放对游戏的热爱

                                                                                                                                                                            没有了父母老师的管束,大学就是放飞自我,“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最佳实践平台。对于在烟台(楼盘)某大学就读大三的阿亮和小荣来说,毕业在即,更要抓紧时间肆意释放对于游戏的热爱。

                                                                                                                                                                            阿亮和小荣所就读的学校,一直延续着每晚10点半断网断电的传统,这对于网游死忠粉来说,极为不便。

                                                                                                                                                                            两人一经商量,决定各自每月省吃俭用出一半生活费在学校周围租个开间,并斥“巨资”购置了一台高配电脑,以便打游戏过程流畅不卡。

                                                                                                                                                                            就在这一方天地,阿亮和小荣如愿过上了长达半年的日夜颠倒,顿顿外卖的游戏生活。

                                                                                                                                                                            不过,毕业在即,备战考研的同学早出晚归,生活单调又充实,找工作的同学也在为即将到来的校招季积极准备着,阿亮和小荣最近也在想,“是时候做出改变了。”

                                                                                                                                                                            7

                                                                                                                                                                            路仔 地点:保定

                                                                                                                                                                            理由:对猫的思念绵延不绝

                                                                                                                                                                            大二那年,路仔在一个萌宠大V那里看到一条领养信息,对一只猫咪“一见钟情”。

                                                                                                                                                                            但根据领养规定,路仔得有一个落脚地,即要有一个不笼养、不放养、家中有阳台的要封窗等一系列保证猫咪安全、健康成长的基本环境。并且他还不能频繁搬家,还要留下身份信息,接受定期回访。

                                                                                                                                                                            这可难坏了路仔,宿舍的环境显然是不合适的,但是他对这只小猫咪已经思念成疾,于是克服了各种困难,去校外找了房子,把自己和小猫安顿下来。

                                                                                                                                                                            后来由于路仔每天朋友圈360度无死角晒猫,竟然还收获了一枚同为猫奴的女朋友,从此开始了有女朋友又有猫的美好生活。

                                                                                                                                                                            这位“铲屎官”在朋友圈总结他的猫奴感言:“只看网上的猫片,觉得它们都是天使,领养了以后发现猫咪也要吃饭拉屎,养了一段时间后才知道还会半夜里跑酷和拆家,养了一年以后它成了只肥猫……虽然它又皮又胖,但我会一直一直爱它的!”

                                                                                                                                                                            90度温馨提示:

                                                                                                                                                                            外出有风险,租房需谨慎!